第1章 周云彤与林萧寒

我抬手狠狠地拧着他的耳朵,看着他那张痛的变形的脸,威胁道:“你到地上去睡,不许对我非分之想,不许对我动手动脚,不许半爬上我的床,听到没有!”

我傻了半响,直到被侍卫推下天庭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继而狠狠的向天庭竖了一个中指。

周云彤只知道在三师弟上山来之前,大师兄和二师兄曾很严肃的对她父亲说过,不要这个三师弟上山来,说是会对幽云山造成伤害,可是父亲却说,这是当年他欠一个人的承诺,一个必须兑现的承诺。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没一冲动把莫生给打死,不过在欠他的钱上又加了一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而已。

此时,莫生身为老板悠悠然现身很自然的让我赔钱。

我不由得看的痴了,而夫妻俩在坐定之后也一脸笑意的看我,我知道,刚刚他们肯定是误会我和莫生了。

我紧握着自己的右手,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没想到这司命仙君也和凡间那些愚蠢的人类一样,根本不懂我故事的内涵。

老板看着我一脸不情愿的脸为难的看着莫生,莫生只是哈哈笑了两声搂住我的肩膀,不介意的摆摆手:“哎呀,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拘小节啦!”

果然,玉帝是对我这等刚刚晋升的小仙是没什么大兴趣的,在问了我的名字之后就遂了我的意让我去司命仙君那里当助手。

莫生在知道了我的想法之后却连声啧啧,不住摇头:“陈圆要是这样说的话,你欠我的东西不就下辈子才能还上了。”

我对这对看似不寻常的夫妻很带好感,可是却对他们的处境无能为,之间莫言听到他们的问题之后冲着老板说道:“老板,把我那间房给他们吧。我和我的同伴住在一起就行。”

三个月之前,那时我正刚刚准备游历,却没想到刚刚出就碰到了这等烂摊子事儿。

我默了半晌,实在想不出我叫陈圆就一定要和陈圆圆有关系吗?

我一脸狗腿的把怀中的话本子呈给司命仙君看,司命仙君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两页之后就放在了旁边:"这故事是你写的?"

之后我被一个小宫娥带到了司命仙君的司命殿,我本以为司命仙君,司万物命格,这种掌大事之人,应当能够靠谱一些。

可惜的是,房间已经满了。

侍卫点头称是,而后去跟老板要房间。

对此,我只能哑口无言。

莫生抬手摘下我别在头上的桃花轻嗅了两下,一脸满足的样子,而后又把桃花别回了我的耳鬓,冲我笑道:“这周国果然四季如春,不知陈圆是否春心已动?”

后来,周云彤有了三师弟,虽然,这三师弟的年龄其实比周云彤都要大。

周国的天气四季如春,所以在这四季如春的国度里,自然桃花盛开的特别多。

莫生颠颠上楼去收拾东西,我见大厅也已经满了,于是邀请夫妻俩同坐在我这桌稍等片刻,两夫妻也一脸笑意毫不介意的坐下了,坐下的时候那男人用袖子里的帕子给女人擦了下凳子,才让女人坐下,两人目光中充满着缱绻意。

莫生长着一张桃花泛滥的脸,随我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勾搭一个甚至一群女子,而每每要出发的时候都拿我做挡箭牌:“对不起啦各位妹妹,在下已有娇妻,与各位妹妹的相处很是愉快,无奈......可惜......”

我点头称是,表现出了对写故事的极大忠诚。

我欣欣然的摘下一枝桃花别在头上,成为了除了那只盘发的笔的唯二事物,而后朝着下一个目标萧镇走去。

可是我错了,我根本没有见到司命仙君的真面目,只能从他的声音和挡在我和他之间的一袭白纱帘中断定,他应该是个闷骚。

我一巴掌打在他要摸我脸的手上,冲他冷笑道:“我的春心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不如莫生想想自己的一汪春心是否可以收一收呢?”

而这幽云山上则有一位隐士的高人,传说,这位高人当初称霸武林,却因爱妻不喜江湖上的生活,所以决定带着爱妻和爱女隐居在此。

对此,我认为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莫生那天说出那句话,我才知道真相:“也不知道那天那两人眼睛是瞎了吗?竟然忍心出手调戏你这等货色?”

一边和莫生打打闹闹,一边就隐隐约约的看到了萧城的大门,不过,离进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已经到了时辰关上了,我和莫生只好回到那个树林里面唯一一个客栈。

可是,周云彤却特别喜欢这个刚刚被送上山来的小师弟,因为,这样的话,她就再也不是山上最小的人了,最起码在辈分上不是最小的了。

我一般以给《江湖日报》写稿子挣钱,所得稿费一半还钱,一半留着继续接着游历。

我立刻手往头上一拔,用来束发的笔就攥在了手中,头发因为没了束缚而散落下来,披在肩上,而后掏出藏在胸口中的笔记本,准备把故事记录下来。

莫生虔诚的点了点头,我把手一松,道:“滚上楼去收拾吧。”

"故事情节枯燥无味,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线路不清不楚,没有什么真情实感,全篇都在写无用的废话,一点主线都没有……"

所以,在周云彤的世界里,只有爱她的父母,大师兄,二师兄,还有这似梦似幻的幽云山。

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桃花泛滥的脸倒是结结实实的把我吓了一愣,我定了定神之后发现又是莫生那个贱人,于是没好气的朝他喊道:“莫生,你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跟着我了?”

而后那些“妹妹们”则是一脸愤恨的看着我,恨不得莫生早点成为鳏夫,好于她们享乐人间,不再为尘缘所累。

"小姑娘一定没经历过情爱之事,如此,便下凡间去经历一场吧,也算是历劫了。"

天边的云朵被晚霞染成或红或金的颜色,显得分外耀眼。

此时,正值夕阳十分。

我没有解释,只是感觉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故事,所以厚着脸皮的问他们:“冒昧问一下,我可以知道你们的故事吗?”

在他们眼中,我和莫生应是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是一块长大无限默契的青梅竹马。

可是,天知道我倒是希望他可以早点死在温柔乡里,免得再次为祸苍生。

怪只怪我生了张倾国倾城的脸啊。

正当我和莫生点了晚餐正打算食用的时候一对衣着华贵的中年夫妻带着两个侍卫进来了,我正想着这不会是要包场吧的时候,却耳尖的听见那男主人对侍卫说,一切正常就好。

此时,我正打算反调戏回去的时候,旁边一个看似正义的小侠就忍不住出手收拾了那两人,不过,连带着把人的面摊子给砸了。

夫妻俩相视一笑,许是对我有着同样的好感,男人微微点头,表示可以。

幽云山是周国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地方,周山云雾缭绕,神似仙境。

那日,我告别的父母,带着我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小金库打算游历,还没等出了城门口的时候在一个摊子上点了碗阳春面吃,也不知怎地,面还没有到嘴里,就有两个小流氓蹭到我的面前打算调戏我。

刚刚历劫成仙的我望着一望无际的云海微微的眯了眼,转手把手中的笔插在了刚刚被劈成鸟巢的头发上,拍拍胸口的话本子集,一脸安心的朝凌霄宝殿走去。

不一会儿客栈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估计都是赶路的没有赶上进萧城的时间,小小的客栈不一会就人声鼎沸。

只是,在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玉帝问了一句:"陈圆圆是你什么人?"

想我因一生致力于写故事但无人欣赏而修仙,本想换个地方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却没想过又是因为故事没有被司命仙君欣赏而被打入凡间重新历劫,现在,我只想说,司命仙君,你好样的!

楔子

这事儿我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毕竟人家小侠是为了替我伸张正义才砸了摊子,让人家负担确实是不地道。

我身上的钱到底没够赔莫生的摊子钱,而后他就开始死不要脸的跟着我,打算跟我一起去游历,美其名曰:因为怕我跑了,所以要盯着我。这一路上的衣食住行全部都要我消费,甚至连他去花场的钱都要我拿,不过,幸好,那价格都不算太贵。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