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陈圆与莫生

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希望他幸福。

如此,我便放心了……

莫生果然害怕我这招,忙不迭的跪下认错。

莫生撩开帘子看了看外面:“马上就要到我的铺子那里了。”

太上皇又添了一杯对陆少卿道:“之航,好孩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我二话不说直接接下筷子开吃,竟觉得今日的胃口比往常好了许多。

正当我想再说他两句时,没想到侍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喊道:“莫生大人,雷神和雨神让您去替他俩受罚呢!”

天庭的阳光果然还是那么刺眼。

我与莫生挑了个最大的桃树倚树坐下,忽然听到一阵阵琴声传来,这琴声有点耳熟,但却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我和莫生静静的听着这若有似无的曲调,谁都不愿打扰这份宁静。

徐浪说,如今她和陆之航还住在铜锣寨之中,要我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去看看,而且,明年的时候,我就能当干娘了。

莫生冷哼一声来回答我的话。

“然后你丫的就跟我一块下凡想来个日久生情?!”我吼道。

只停留了不久,我便重新让车夫驾车,向悦来客栈奔去。

不过我想,莫生回来之后,这罚跪,就免了吧……

付了钱拿了包裹,看莫生一脸不耐的样子也没再逛下去,直接就回了客栈,其实,走了这么多路,我也已经很累了。

众人举杯,莫生想上来拦我却被我拒绝,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喝上如此美味的酒。

笑……?

这顿饭吃到黄昏才散,徐浪临走的时候问我还走不走,我回答说就只是回来站站脚,过几天就走,我问徐浪我父母怎么样,徐浪说过的还不错。

莫生面红耳赤:“说……说……说我喜欢你的事儿。”

陆之航对徐浪说,其实他早就喜欢徐浪了,从第一次被徐浪打昏的时候就有点喜欢她……

莫生反驳我:“如果要不是你砸了我的摊子我怎么可能跟你这么远?你现在可倒好,把所有的问题全都赖在我的身上。”

我笑着摆摆手:“没事儿,前两天染了风寒什么事都没有。”

莫生倒是无所谓的说了句:“明天肯定是个晴天,你放心吧。”

莫生给我拿了筷子:“快吃吧。”

我们在二楼的包间就坐,徐浪坐在了我的旁边跟我闲话,太后也坐在我们旁边听我们叽叽喳喳却丝毫没有不耐的样子,反而笑嘻嘻的问我:“小姑娘,这一路,你都见识到什么好玩儿的事了?”

我点头:“有幸品尝过一次。”

不过,到最后我都没跟莫生表白,莫生应该会很快忘了我,然后找那个他一直喜欢的姑娘成婚吧……

等到莫生也坐进马车里的时候我把头微微的靠到莫生的肩上,闭上眼睛:“莫生,我有点累,等到了地方你叫我起来吧。”

这五个字让我心里一阵欣慰,一想到那个姑娘终于马上就要等到了李胥,我都替她高兴,于是端起茶杯:“好!陈圆在这以茶代酒,愿你一路平安。”

这时候我和莫生感觉好像有人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等了一下,竟是个背着琴的人,想必,这就是刚才那位抚琴人。

这一世,虽说没受什么苦,但是我是不会忘记刚刚成仙就被打下凡间这种屈辱的。

真好,连徐浪都过的这么好……

莫生结好了车前,要好了房间把我安置妥当,我躺在床上细细的喘了几口气,问莫生:“这一进都城就听见好像是丝萝郡主出了什么事,你出去打听打听吧。”

“真好!圆儿,真好!”徐浪想以前狠狠的拍了我两下,竟生生的把我拍咳嗽了。

“哎,哎,”小二忙不迭的答应,向厨房那边喊,“一碗阳春面!”然后又问道:“掌柜的这次还走吗?”

“我打扮给自己看不行啊,你这种人真是……真是……算了,不想跟你计较,明天我要上街,早点叫我。”我一个翻身闭上眼睛。

“陈姑娘……?”正当我吃的开心的时候后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我转过头去,迎着阳光,看向来人。

莫生早已经在外面雇好了马车等我,虽然表情有些不耐,但看见我换了衣服之后还是稍微的惊讶了一下,扶我上马车的时候也避着我的眼睛不敢看我。

太上皇看似十分高兴:“好好好,今日都是识酒之人,来,让我们举杯干了这杯酒!”

莫生没再说话,只是帮我吹熄了灯,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靠在莫生的怀里细细的喘了几口气,但还是胸口十分憋闷,只好咳嗽了几声,莫生为我轻抚了几下后背帮我顺气。

“到了,你是回家还是……”莫生撩开帘子,外面的声音一下子涌了进来,我借着莫生撩开的帘子向外看了看,果然,不管什么时候的都城都是一样的热闹。

莫生出去没多久我便昏昏睡起来,直到莫生回来把我叫醒我才知道已经过去好久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的看不见人,莫生也早就准备好了晚饭只是没敢叫醒我。

莫生让车夫赶了马车回城,只自己带着我走向那片桃花林。

果然,莫生第二天很早就叫醒我,虽是全身没十分不愿,但想到是我自己让莫生叫我起床,也没脸在床上继续赖下去。

那人停下足来看我:“复姓东方,单名笑。”

“表面上是如此心狠,但他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而且有传言说,这面本是出生于官宦世,但因为被人陷害而被贬为庶人,这陷害之人,大家都说是丝萝郡主的父亲,永和王爷。”说了这么一大气,莫生才有空给自己夹口菜吃。

我急急的叫住了那个人,颤着声问道:“敢问尊姓大名?”

莫生虽然平时总挤兑我,但是他说的话我还是相的。

太上皇拍拍陆之航的肩膀,两个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徐浪放心的点点头:“这就好。”

莫生摸了摸我头顶:“好。”

“对了,莫生,明天我想上街逛逛,买一身好看的衣服还有首饰,忽然想打扮打扮了。”

是李胥。

莫生,再见……

莫生想了想说:“我记得我开的铺子不远处就有一片桃花林,这春天马上就要过去了,这几日看起来还能赶上最后的花期。”

我笑了,活该他受罚。

莫生大大的哼了一声,没再回头,但我想,肯定是一脸沮丧的表情。

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莫生一脸悲愤的冲我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要看桃花,要不然,你认为今天的天气能这么好嘛?算了算了,反正也是我受罚,就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有没有良心。”

李胥笑道:“我想回家了。”

莫生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车夫却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原来是莫生的铺子到了。

“怎么样,那丝萝郡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夹起一口菜放在嘴里嚼了两下,却发现根本咽不下去,索性放了筷子听莫生讲丝萝郡主的事。

“客官……”那小二一见到是莫生霎时激动地大喊,“掌柜的!掌柜的你可回来了!”

莫生点点头,我笑着回想:“想当初我因为一碗阳春面就被你缠上了,想想当时就是想着法儿的想赶你走,却没想到到最后,你还是在我的身边。那碗阳春面当时没吃完,今天我一定要好好品尝。”

姑奶奶就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果然,莫生跟所以的男人一样不爱陪女生逛街,嘴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好了没。”

我回他一句:“莫生,你要是这样的话我断言,你这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

最后我在成衣店选了一件桃粉色的衣裙,但是配饰发簪什么的,我是真心没挑到称心的,也许,我这辈子可能真的不适合挑选这种东西。

“很多年?”我细想了一下这几个字,忽然笑了,“你先让我这一回,等我们有好多年的时候,我再让你也不迟……”

李胥没有跟我们多言便说自己着急赶路,先走一步,我与莫生也不便多留,而且,吃了阳春面之后,我和莫生也要到桃林赏花。

在席间,我听徐浪说,当年陆之航几次三番的拒绝她其实是因为陆家当时深陷危机,功高震主不能自保,而后来陆之航把兵权交上去之后,他就第一时间的去找了徐浪,也就是当时我在铜锣寨看到的那一幕。

看着东方笑的背影,我想:真好,连最后一点遗憾都没有了,看来,是时候走了。

此时有人叫小二,莫生一摆手小二便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跪着!莫生,真的,我今天不打死你已经算是便宜你了,跪下认错!”我吼道。

我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好。”

我终于扬眉吐气的历完了这一世的劫,我仔细的想过了,如果要是那个神经病一样的司命仙君还敢找茬让我下凡什么的,我一定会跟他撕破脸皮的打一架。

我想想也是,但是还是要据理力争:“这么长时间你都不能让我一下,我们两个白认识这么多年了。”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莫生他赢了,他这招的确奏效了!

“东方笑,有人让我转告你,今年是第十八年,还有两年,她等你。不过,这是去年的话了。”

“你这是要相亲去吗?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想起来打扮了?”莫生鄙视的看我一眼。

“我不回家了,在外面的客栈便好。”我贪恋的看着外面的风景,渐渐觉得这窗外的景象越发的眼熟,直到看见那个大的时候才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句停下。

莫生果然没有骗我,这桃花林果真不必桃花庄的差半分,虽数量没有办法与桃花庄比,但是在细节上却更胜桃花庄一分。

我无力的靠在莫生的身上,感觉到身体一点点衰弱,才撑着最后几口气说:“我这一生,用尽所有的气力去看别人的故事。想在想来,情之一事,无非就是‘陪伴’二字。

莫生回答道:“不一定,看心情,一会儿我要去趟桃花林,可能傍晚会回来。”

可是,当我跪在殿中看见司命那张与莫生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我表示不淡定了,然后我就上了,最后我发飙了。

如今的陈府跟我当年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但细看之下却又有一些不同,果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但可惜岁岁年年人不同。

“而且啊,这面首在未成为面首之前还是很喜欢他这位未婚妻的,毕竟是同患难的人啊。”莫生吃完了饭盯着我看,我只好硬着头皮把手上这碗汤喝下去,莫生满意的点点头。

我捧着刚刚端上来还热乎的阳春面喝了口汤,赞叹道:“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

莫生弱弱的点头。

我想了想赶紧挑了几个有趣儿的事讲了,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只有莫生看着我没有笑出来,我赶紧用脚踢了他一下,他也不理我。

我眯着眼睛:“说什么?”

东方笑……!

感谢,有你。好在,有你。”

马车缓缓的进入都城,外面的人声嘈杂把我从沉睡中吵醒,我按了按太阳穴:“莫生,到了?”

“小姑娘,那你和你的小伙伴怎么样了?”太后一脸八卦的问,甚至连徐浪都竖起了耳朵。

这一路,天南海北,人情聚散,情与景我皆已看遍,到现在,也乏了。”

“哦~这中间还夹着一个杀父之仇啊……”我给自己盛了碗汤,却没想到连汤都喝不下。

“圆儿……?”

莫生根本不为所动:“现在让你,以后次次都让你,那之后的这么多年我岂不是要过的很惨?”

果然,徐浪见到我之后也是十分惊讶,三两步的冲过来,拉住我的手:“圆儿,你回来了!”

然后,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徐浪终究是没辜负那几年的青春…… 这几日虽是睡得昏昏沉沉,可是总觉得在睡梦之中常常梦见一些以前的事情,而且大多都是开心的,过了几日,偶然间吃饭的时候我与莫生提到前一阵子我们在桃花庄生活的日子,现在说起来甚至还有些怀念。

“好像叫陈晟吧。有人提过,没太在意,他们最常说的就是那位得宠的面首,至于名字嘛,倒是不太让人记得了……”莫生唤来小二把桌子收好。然后扶我到床上歇着。

不一会儿,菜上齐了。太上皇命人拿了坛酒过来给我们满上,闻到这熟悉的味道,我不自觉的喊出:“醉殇?”

果然,天公作美。第二天果然是个大大的晴天。清早醒来我就感觉今天的精神头儿特别的足,我换上前几天刚刚买的那身桃粉色的衣裙,把头发轻轻绾上,却总觉得头上缺了点什么,翻了翻包袱,忽然看见被我一直珍藏在锦盒里太后所赠的银簪,眼前一亮,拿出来戴上,也正巧能配上今天这套衣服。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前几日丝萝郡主最宠爱的面首的未婚妻寻了过来,被郡主打出去了,那面首也是真心狠,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经的未婚妻被郡主棒打,连话都没说一句更别提求情了……”

只是,不知道莫生怎么样了。

而我只是但笑不语,任凭他们猜测。

我往外望了一眼,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担心道:“只是这天气……”

原来,在我修仙之前已经是个神仙,而且还是莫生的同事,也就是另外一位司命仙君,上次下凡,本就是历劫,但因为莫生这个王八蛋我又多历了一次劫,只因为这个王八蛋想跟我来一场日久生情!

“陈圆,莫生。”我细细的嚼着我们两个的名字。

莫生扶我下了车,捡了个位置坐下才招呼小二。

我一下子高兴起来,忽然觉得全身都有力气了:“莫生,就明天吧,不然我怕赶不上这最后的花期。”

撑着最后一口气说完这番话,虽然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喜欢二字,但此生已经足矣。此刻,我靠在莫生的怀里觉得无限温暖,就连死亡,也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那面首当真如此心狠?”我疑惑道。

我看向徐浪的身后,向陆之航点了点头,却又发现,陆之航旁边竟然站的是太上皇和太后,我赶紧上前两步向他们行礼,被太后扶在半空中:“姑娘,没想到你真的来都城了,看起来你们都认识,那这顿饭我们就一起吃吧。”

李胥也拿起茶杯跟我撞了一下:“李某多谢。”

我抓紧莫生的手,没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真的见到了东方笑。

我本以为这辈子我是再也见不到徐浪了,但老天待我不薄,没想到竟还能见到徐浪一面,我一把抱住徐浪:“走的地方多了,就想回来了啊。”

“好,”莫生给我倒了杯茶,“你这爱听故事的性子真是永远都改不了了,你先歇一会,我出去看看。”

莫生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天要亡我啊!”

莫生一脸伤心的往外走,我忽然有点感动,但还是说道:“活该,你欠我的还多呢……”

莫生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挥手一道金光向我打来,我的脑子里面瞬间多了很多记忆。

我笑着不忍拒绝,徐浪虽然一脸不舍却还是跟着陆之航回了家。

回到客栈之后刚想上楼,却感觉后面有人叫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徐浪。

“可是不对啊,我是一届小仙,刚刚认识你,你怎么能喜欢上我呢?”我有点怀疑。

我本想致谢,却无意间看到那抚琴人的琴上刻了一个笑字。

我借着莫生的劲儿直起腰:“莫生,等到了你的铺子我们歇一歇吧,我想到你的铺子里面坐坐,再点一碗阳春面吃。”

太后向我发出邀请,我自然不敢拒绝,于是福了一个礼:“是。”

莫生深深的看了我几眼,最后沉声说道:“好。”

我捏着莫生的耳朵让他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莫生让所有人都下去,只留我们两个在殿里,然后跟我解释:“陈圆,其实之前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青梅竹马就是你啦,这次下凡也是我安排的,主要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圆儿,你怎么了,拍两下就变成这样了呢?”徐浪一脸嫌弃的样子,但还是掩饰不了她眼底的关心。

马车摇摇晃晃,轮子的声音好像特别的响,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糊的问:“莫生,到哪了?”

李胥坐在了我的桌旁,向莫生点点头问好,回答道:“正巧路过此地,看见这个小店之后觉得甚有意义,于是想进来喝口茶,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你们,真是巧。”

一曲终了,等了一会儿也听不见再奏,我和莫生猜测,应是抚琴人走远了。

东方笑压着内心的激动,向我做了个揖:“多谢。”然后背着琴走远。

陆之航摇头说道:“不委屈,有太上皇这句话就够了。”

结局

我也点头,但忽然想起那个在扬州城门外卖茶的姑娘,于是说道:“是啊,真巧,对了,之后你想去哪里?”

莫生笑着打了一下小二的肩膀,吩咐道:“去,上碗阳春面。”

太上皇一边笑一边惊讶的看我:“小姑娘知道这醉殇?”

“人世间最磨人的事无非就是情之一事,所以,还是神仙好,不会被‘情’字困扰。‘陈圆,莫生’‘尘缘,莫生’。我很庆幸是你陪我走了这么一段路。

我咽下嘴里的面条:“李胥,好巧哦,你怎么在这里?”

“这面首叫什么?”我把碗放下擦擦嘴,不想再吃。

加载中…